唐代《武周张矩墓志铭》墨拓本,展现了唐代书法之美。厚重的墨色与纯朴的纸张相融,字迹犹如波澜起伏的山川,每一个字都有鲜活的生命。笔画精致流畅,既有刚劲之美,又有柔美之韵,形成一种完美的和谐。字里行间,溢出书法家的内心世界,引人入胜。这幅作品无疑是唐代书法艺术的瑰宝,每一次欣赏都会让人感受到深深的震撼和无尽的魅力。

作品简介:

作品: 《武周张矩墓志铭》

作品时间:唐代

拓片尺寸:56.29*59.49厘米

材质:墨拓本

大周张矩墓志铭”的拓本,该碑出土地点不详,高47厘米,宽46厘米。纵横界格各二十行,行书,计459字。题首为“大周故张府君墓志铭 并序”。

案张矩张府君在史书和地方志中没有查到记载。日本旧藏油印本《奉天博物馆藏石记略》一册中评述该碑:“张矩殆以布衣终,故志不叙其仕履,而祖考名氏,志亦不书,致旧史无征。惟此志文辞、书体,则茂美可诵,由此亦可见古人风习。”从碑文中可知,张矩为南阳人,在邺城做官,居住在滏阳县,大周垂拱元年(685)五月十日卒。夫人会稽严氏,大周大足元年(701年)八月廿日卒。《张矩墓志》中夫张矩先于其妻去世,十六年后其夫人严氏去世。碑文中虽未提及二人合葬事宜,但从文中可以看出,“嗣子正见、正觉、正纪等”(有将“嗣子正见”之“正”字释读为“白”,笔者以为当为正)于夫妻二人去世的三年后“以长安三年(703年)……窆於故临水县西彭城村北五百步之平原先君旧茔。礼也”,又担心时间久了莹地的变迁不好寻找,“恐陵谷之递迁,勒金石而为志”,所以镌刻了此块墓志。因此推测墓主人三年后的这次安葬行为,当是夫妻二人合葬。唐代时期夫妻合葬尤其是妻从夫同穴而葬被视为传统社会正统的合葬方式。由于夫妻双方一般不会同时亡故, 合葬的具体形式便有所不同。若丈夫先逝, 常先行安葬, 后妻子合。若妻子先亡, 常权殡(窆、厝)于某处, 以便将来丈夫逝后迁而合葬。“殡于所次, 俟夫异日迁而合焉”。一夫多妻的葬俗通常是丈夫与前妻同穴葬、后妻同茔异穴。唐代社会风气开放, 唐人的礼法观念相对松弛, 女性的社会地位与独立意志得到了一定承认, 所以也出现了夫从妻葬、同茔异穴葬、宗教葬、归葬娘家等各种葬俗。张矩墓中,张矩先于夫人去世,其夫人去世后,可以直接将二人合葬,但为什么三年后他们的子嗣们才举行这次合葬,墓志中未有交代。这个话题可另行讨论,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

书法译文:

君諱矩,字義方,南陽人也。因官仕鄴,居滏陽焉。其先拖玉鏘金,分茅錫社,詳諸國史,可略言焉。父祖並韓郊俊傑,趙甸英規,背鉦嶠以棲仁,面漳潯而養智。君自天生德,惟岳降靈,州里恂恂,閨門睦睦。暨乎捧檄之歲,雅尚真宗;知命之年,融心釋典。至於追朋命侣,盡班荊之分;孝友事親,極扇枕之節。

豈謂輔仁無驗,奄啟佳城,垂拱元年(685年)五月十日寢疾,卒於私第,時年五十有九。

夫人會稽嚴氏,婦德閨闈,母儀州里,縱使班婕妤之詞藻,抱秋扇而知慚;謝道蘊之神機,看雪花而動色。而乃玄宮奄及,薤露成歌,大足元年(701年)八月廿日,終於私室,春秋五十六。以長安三年(703年)歲次癸卯二月癸巳朔廿八日庚申,窆於故臨水縣西彭城村北五百步之平原先君舊塋,禮也。東瞻滏派,朝夕汎其波瀾;西眺烏山,晦朔霏其烟霧。實至宮之勝地,乃宅兆之休塋。嗣子正見、正覺、正紀等,恐陵谷之递遷,勒金石而為志。銘曰:

黃軒毓祉,赤帝疏祥,經秦緯漢,佐晉開涼。

鏘金拖玉,備刊縑緗,輔仁無驗,俊傑云亡。

碧流東注,烏山西峙,昴宿前臨,狼星後徙。

川含異沼,人包杞梓,形魄閟於玄堂,靈魂遊於蒿里。

作品名称:

武周《张矩墓志铭》书法,文件大小:61MB,尺寸:57.07X60.32厘米,像素:6740X7124,分辨率:300DPI,文件格式:tif

武周《张矩墓志铭》书法部分图片预览:

网盘下载:

资源下载
资源下载
说明:
1、如果遇到链接失效或者提取码错误,请留言评论,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2、该板块所有均资源来自于网络及网友供稿,仅作为学习研究之用,有版权的资源务必在24小时内删除所下载文件,禁止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3、如本页侵犯到任何第三方权益或此信息作者不愿再展示此信息,请联系(点击这里联系)提交相关证明后我们将及时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