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姬归汉图》整幅取势,略去背景,用飞扬的线条极有韵致地画出风沙弥漫的漠北大地上,一队迎风行进的人马。画面气势开合起伏,高低错落,以实景和虚景相构和的方式展现主题。画卷在构图上,也是颇具匠心的。画面分成四组,既有人物的集中场面,又有疏散的间歇,每组之间的间歇,恰如一个“休止符”,使画面更富“节律”的魅力。四组人物的配合是疏而不散,密而不塞,呼应得当,自然地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艺术整体。

作品简介:

1962年的盛夏,北京中央美术学院,一个24岁的年轻人把自己关在画室里,日以继夜完成他的毕业创作,数易其稿后,一幅丈二匹的工笔重彩画《文姬归汉》图诞生了。

50多年后的2013年初春时节,这幅画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重要藏品,与其他十家美术馆的镇馆之宝一起,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它的创作者就是范曾,画作上赫然可见郭沫若题的一首四十八句的长诗,郭还亲切地称范曾为“江左小范”,要知道那时的范曾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美院学生而已,而郭是国家领导人,地位显赫,如日中天。然而,正是由于郭沫若题诗一事,引起了当年画坛一场纷纷扰扰的风波。

《文姬归汉图》的出处

《文姬归汉图》是金代画家张瑀创作的一幅绢本设色画,现藏于吉林博物馆。
全卷共画十二人,前有胡服官员执旗骑马引道,中间是头戴貂冠、身着华丽胡装、骑着骏马的蔡文姬,马前有两人挽缰,后面还有官员护送,并有猎犬、小驹、鹰相随。画面上风沙漫天、人骑错落有致,互相呼应,神情逼真,塞北风光尽现纸上。

此图所绘是文姬归汉途中的情景。前端一汉人骑老马引路,肩扛圆月旗,躬背缩首,迎风沙而行,侧后方有一马驹紧紧相随。稍后数步便是画卷中心人物蔡文姬,头戴貂冠,身着华丽胡装, 脚蹬皮靴,骑在马上,手扶鞍桥,双目凝视前方。文姬身后,是骑在马上护送的马夫和侍从, 前面汉胡两官员并骑,左侧汉朝官员,头戴帻巾,左手持一把用毛皮镶边的团扇遮面, 以避风沙。右侧胡人官员,头戴皮帽。身穿紧袖长袍,腰系佩饰, 面现愁容,正在勒马, 马亦踢蹄踟蹰。其后有侍从五骑相随, 有的怀抱包裹,有的身背行囊,有的手架猎鹰,有的马上驮着毡毯。画面最后,是一头戴皮帽、身潸窄袖长袍、腰携箭饩、右手架鹰、左手执缰,骑于马上的武士,正驱马追赶行进的队伍,马旁还紧跟一猎犬。

画左上方署款“祗应司张瑀画”。卷上有清高宗乾隆亲笔题签:“宋人文姬归汉图”,下注“内府鉴定”四字,钤“神品”、“乾隆宸翰”两印。乾隆帝赏画之余,意犹未尽,还在卷上题诗记之。诗末押“比德”、“朗润”两个小方印。前端有明万历“皇帝图书”、“宝玩之记”两印,后端书款处有“万历之玺”一印,还有乾隆、嘉庆、宣统诸鉴藏印。

郭沫若为范曾《文姬归汉图》题诗手迹

汉家失统驭,四海繁兵马。千里不闻鸡,兽多人转寡。

我蒙贤王救,寄身穹庐下。相随十二年,相爱无虞诈。

马洼淳且芳,其味如甘蔗。悲壮胡茄声,肯从琵琶亚?

本拟踵明妃,青冢留佳话。曹公遣使至,要我回车驾。

纂修续汉书,继承先文雅。愧无班姬才,倍觉责大嘏。

圣人作春秋,辞难赞游夏。垂世千百年,褒贬乱贼怕。

我愿学齐史,笔削不肯假。生死皆以之,用报知音者。

感君识此心,慷慨无牵挂。盛装送我归,转教难割舍。

儿女向我啼,羌笛声喑哑。踌躇复踌躇,顿觉天地窄。

君是好男子,笑我欠潇洒。胡汉本一家,千秋眼一眨。

何为临歧路,泪眼如杯斝。史成卿再回,儿大来相迓。

莫用再踌躇,珍重香罗帕。感君慷慨意,纵身随大化。

作者介绍

范曾(1938.7.5-),字十翼,别署抱冲斋主,中国当代大儒、思想家、国学大师、书画巨匠、文学家、诗人。范曾出生于江苏南通,自幼十分聪颖,十几岁就进入画坛。1955年,他考入南开大学历史系,1957年转入中央美术学院学美术史,半年后转入中国画系。
范曾在中国画系受蒋兆和、李苦禅、李可染等大师影响很深,他也很刻苦自励。1960年,他进入蒋兆和画室。两年后,面临毕业作业,刘凌沧成为他的辅导老师。范曾是个聪明人,非常善于观察形势、利用机会。当时,正值郭沫若的新编历史剧《蔡文姬》大行其道,范曾选定了《文姬归汉》这一题材进行自己的毕业创作。

范曾文姬归汉图256×80部分图片预览:

说明:
1、如果遇到链接失效或者提取码错误,请留言评论,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2、该板块所有均资源来自于网络及网友供稿,仅作为学习研究之用,有版权的资源务必在24小时内删除所下载文件,禁止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3、如本页侵犯到任何第三方权益或此信息作者不愿再展示此信息,请联系(点击这里联系)提交相关证明后我们将及时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