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于璜碑》是刊刻于东汉延熹八年(165年)十一月的一方碑刻,全称为“汉故雁门太守鲜于君碑”。碑文主要叙述鲜于璜的祖先世系及其生平仕历。碑阴铭文颂扬死者功德,并记录了鲜于一家的世系。《鲜于璜碑》碑阴部分,文字不为界格所囿,且字迹参差,错落有致,丰厚朴茂,胜于碑阳。碑文字体结构谨严,浑朴苍劲,含蓄沉着。

作品简介:

鲜于璜碑《鲜于璜碑》全称《汉故雁门太守鲜于君碑》,东汉延熹八年(165年)十一月立。1973年5月于天津武清县高村出土。碑呈圭形,高242厘米,宽83厘米。隶书。碑阳16行,行35字,有界格;碑阴15行,行25字,有界格。共827字。其书法笔致方整朴厚,点画富于变化。额阳文篆书10字。通碑字迹清晰,是建国以来发现的最为完整的汉碑,原碑现藏天津市历史博物馆。

《鲜于璜碑》释文(碑阴)

唯君行操,体坤则乾。至孝通洞,克勤和颜。烝烝栗栗,可移于官。郡孝察上,宿卫报关。出典边戎,民用永安。遂迁宰国,五教在仁,啬民用彰,家用平康。父君不[忄象],弃官奉丧。擘踊哭泣,见星而行。子无随殁,圣人折中。五五之月,令丞解丧。州辟典部,入领治中。万里同风,艾用照明。大尉聘取,上辅机衡。遂登汉室,出司边方。单于怖畏,四夷稽颡。皇上颂德,群黎慕涎。策书追下,银龟史符。到官视事,七年有余。民殷和睦,朝无顾忧。勋绩着闻,百辽咏虞。以病去官。廿有余年,逾九九,永归幽庐。皇上憀栗,痛惜欷歔,生民之本,孰不遭诸歍歑(乎欠)哀哉,奈何悲夫。君三子,大子讳宽,字颜公,举有道,辟大尉府掾。中子讳黼,字景公,郡五官掾,功曹,守令,幽州别驾。小子讳晏,字鲁公,举孝廉,谒者,雁门长史,九原令。胶东君讳弘,字元誉。中子讳操,字仲经,郡孝,灌谒者。子讳琦,字璋公,举孝廉。子讳式,字子仪,故督邮,早卒,督邮子讳雄,字文山,州从事。子即君是也。

创作背景

《鲜于璜碑》是鲜于璜之孙鲜于鲂、鲜于仓、鲜于九等人于东汉延熹八年(165年)十一月为鲜于璜树立的歌功颂德的墓碑。两汉时期,民族统一,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科技发达,作为华夏民族“核心文化”的汉文化凝聚着华夏民族自强不息、奋发向上的进取精神。同时,汉朝幅员辽阔、制度完备,汉族人口众多且分布广泛,周边的各民族受汉文化的影响和同化,源源不断地融入于汉文化的怀抱之中。汉文化除博大精深、厚重雄强外,还往往表现为精密、瑰丽、华饰等,集壮美和华丽为一体。汉代的审美文化在壮美与瑰丽的基调之上,呈现出多元的审美倾向。汉代碑刻也不例外,其审美风格,现实与浪漫并存,质朴与华丽和合,凝重与飞动兼容。东汉晚期,官方碑刻制度的建立与隶书本体语言的高度成熟造成了刻碑之风盛行的局面。刘勰《文心雕龙·诔碑》云:“后汉以来,碑碣云起。”朱剑心《金石学·说石》说:“其时门生故吏,为其府主刻石颂德,遍于郡邑,风气极盛。”《鲜于璜碑》风格雄强朴厚,且不失灵动自然,正是这一时风的产物。

据碑文记载,鲜于璜小时候聪明好学 ,孝顺父母 ,尊敬老师 ,言行规矩 。青年时期被地方推举孝廉,后来升迁为郎中。东汉永初元年 (107年),鲜于璜被任命为雁门太守。为政期间,鲜于璜严于律已,勤政廉洁,注重教化,对匈奴恩威并重,使得边关安宁,百姓能安居乐业。后来年事已高,以病去官,最终于东汉延光四年 (125年)逝世。《鲜于璜碑》立于鲜于璜卒后四十年,其原因可能是:①社会刻碑盛行风气使然。两汉经学兴盛,而尤重《孝经》,东汉晚期以厚葬为德,以薄葬为不孝。鲜于璜的子孙多在朝廷任官,其后辈为了门庭荣誉,为其曾经颇有功名业绩的祖父立碑也在情理之中。②碑面出现下葬使用的碑穿,如果碑穿的形成不是按通行的碑刻习惯凿制的,则有可能是鲜于璜的子孙们发达,新寻一块风水好的墓地,整个祖坟迁移,于是有刻立碑铭之举。

作品名称:

鲜于璜碑-阴书法,文件大小:1GB,尺寸:83.4X258.95厘米,像素:9850X30585,分辨率:300DPI,文件格式:tif

70-鲜于璜碑-阴书法部分图片预览:

网盘下载:

资源下载
资源下载
说明:
1、如果遇到链接失效或者提取码错误,请留言评论,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2、该板块所有均资源来自于网络及网友供稿,仅作为学习研究之用,有版权的资源务必在24小时内删除所下载文件,禁止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3、如本页侵犯到任何第三方权益或此信息作者不愿再展示此信息,请联系(点击这里联系)提交相关证明后我们将及时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注册  忘记密码?